9.0

2022-08-30发布:

[转载]【舰R同人至触手白雪冰恋】

精彩内容:

「真的不用我陪同幺?近日的流言總讓我感覺有些許不安呢……

  「叨擾您費心了,白雪只是去訓練場請家姐們回舍休息而已。」

  隨著話語,女孩盈盈地鞠躬,緩緩彎腰之時,那原本規矩地攏在耳後的些許
銀發不慎滑落在白雪稚嫩地肩膀上,絲絲散落之際宛如一洩如注的水銀。

  而待到起身之時,少女那光滑的纖纖小手順勢往鬓後輕輕一攏。食指、中指
拈住的發絲,蜻蜓點水般往耳後一掠,順勢微微撇首,齊腰的銀色長發就如同清
流一般潑灑而出。

  待到身形重新扳直時,長發也悄然地回到身後,幹淨而利落。雖然只是不經
意的一瞬,但是這完美的細節處理,讓一向都挑剔的聲望也不由得微微颔首。

  「呵,你一直都很讓我放心的,路上小心 ~」

  白雪踩著優雅的步伐踏向凝固的黑夜深處,深夜抹殺了生命的活力,燈光亦
朦胧黯淡,而烏雲不僅蒙住了月光,甚至帶來了恐怖的死寂,這一切讓聲望的心
頭染上了陰影。

  黑暗仿佛饕餮巨獸將白雪潔白的身影緩緩吞沒,海風直撫聲望的臉頰,令她
不禁感到徹骨森寒,耳邊呼呼的風嘯更像是惡魔歡愉地呻吟。她腦海中不知怎幺
回想到了昨日白雪的她們的怪談…………

  「最近我在路上都感覺有什幺盯著我似的,就好像那惡魔般的蘇大人一樣…
…直到我拿出了單裝炮,才沒有心悸的感覺呢」

  「嗯嗯,在我走路的時候啊,突然感覺有什幺東西劃過我的腳邊,冰冷的讓
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呢。」

  「應該是蛇吧?我看到一條尾巴」刺溜「一下就鑽進草叢裏了,好恐怖呢。」

  「诶~ 那些我都不知道呢,我只知道啊,如果你在走向訓練場時,一直、一
直盯著深海,然後你突然回頭——」

  「就會有一雙金色的眼睛在草叢裏,盯、著、你、哦~ 」

  聲望蓦然心頭一緊,今晚一直積澱在心中的不安——讓她仿佛回到了那年與
她訣別的最後一刻,她全然不顧形象,向遠方白雪呼喚「路上小心!」

  一瞬間的寂靜,明明如此安靜的夜裏,應該有絲絲回音的……

  聲望甚至能聽到自己心髒的跳動,她緊張的等待著什幺。直到——「知——
道——了」

  聲望不由地長舒一口氣,攥緊裙角的纖手緩緩放松,她猛然發現背後已一身
冷汗,那是自己的一直以來的直覺在提醒自己幺?她默默的回到房間,仿佛沒有
聽見那不住的回聲裏,那越發囂張的嬉笑:「知道了~ 知道了~ 嘻嘻嘻嘻嘻」

  無月無風的夜晚,一道純白的身影輕快地從小徑掠過,那潔白的身影在依稀
的樹間縫隙閃爍,就像蜻蜓點水一般轉瞬即逝,只有木屐踏在石闆上的哒哒聲,
就像點水引起的漣漪回蕩在這死寂的樹林裏,宛如一首悠揚而空靈的輕呢。

  陡然,白色的身影一頓,「哒!」就像音樂的靜止符。

  其嬌小的身影忽然這裏駐足了,那觸地的長發溫順的貼在那白璧無瑕的衣服
上,即使是經過了一天的勞頓,這上面也無絲毫汙痕。

  即使是寬松的巫女服也可以看出其可隱隱一握的細腰。往下看是修長而不失
豐腴的長腿,白絲覆蓋其上更是突出了少女的青春活力,但那白絲覆蓋不住的點
點肉色,那潔白光滑圓潤的膚色才最能激起人的欲望。

  而往上看更是風景一片大好,不足一握的山巒雖顯青澀,但卻更加凸顯十分
堅挺毫無絲毫贅肉的感覺,甚至把肥大的衣物撐出一道隱隱的溝壑。

  在精巧的胸部以上是那精緻而可愛的俏臉,豆蔻年華的她尚有一絲嬰兒肥,
但配合其靈動溫潤的眼眸,卻是巧奪天工,真乃增之一分則太長,減之一分則太
短,腰如束素,齒如含貝。

  尋其目光所向,原來是一片手中枯葉,一陣狂風襲來,千絲萬縷的銀發遮去
少女嬌小的身影,以及那一片枯葉。而在枯葉消失在視線的下一秒——枯葉如飛
梭一般射入林間,「閣下已窺探良久,何不現身一見。」長袖輕梳胸前長發,白
雪雙眼半阖,睫毛隨風不住微翕,其稚嫩的臉上卻透露出與其年齡不符的冷靜,
更彰顯出其大和撫子般的優雅。

  「即便如此環境也臨危不亂幺?果然,真是,真是越來越誘人了呢,讓人…
…讓人忍不住心中的欲望啊……

  「娑!娑!娑!」無數灌木,雜草在瘋狂的晃動,就像千萬條毒蛇在周圍遊
走窺視,甚至劇烈的晃動讓高大的樹木也位置震顫,交錯的樹葉發出驚恐的呻吟。

  「哄!」無數枯敗的朽葉轟然散落,就宛如瓢潑而下地大雪。

  「月暗星難尋」檀口輕啓,吟出即興的段句,微移蓮步,雙足交叉,雙袖擺
動,「嗖!」一只毒蛇似的事物猛然襲來,白雪悠然旋轉起來,長袖獵獵作響,
宛如正在起飛的竹蜻蜓,就這樣她不著煙火的躲過了這迅雷似的攻擊,唯有綁束
長發的發帶被攻擊而抛至空中,小手劈在那細長的事物上,定睛一看如章魚觸手
一般惡心,觸手應聲而斷。

  「路遙萬物喑」發帶悠悠飄落,正當遮住白雪目光地那一刻——一條碩大的
觸手借著短暫的空當帶著以力劈華山的勁道向其砸下!「砰!」觸手無力掉下,
啪的斷爲兩節,右手的長袖下的單裝炮散發著輕煙縷縷,「當踏萬裏路」半阖的
眼眸緩緩睜開,用平靜的眼神仰視著咫尺之遙的怪物,然而喉間輕微的滾動透露
出她的內心並非波瀾不驚,相比怪物她是一只何等的渺小的蝼蟻。臃腫的身軀宛
如挺立的蛆蟲,卻有堪比樹木的高度,在肥大的身體上有無數的觸手胡亂的扭動,
仿佛在爲眼前的美食歡呼,似乎是頭部的位置長著一個女子的上半身,而她正饒
有興趣的俯視著那嬌小的白雪。白雪依舊面色平靜,她嘴角輕翹,即使面對如此
恐怖的怪物,她仍然用不疾不徐的腔調念出:「私(死)在(宅)怎(真)扼
(惡)心」

  (ps:想了4句這幺尬的話,就是爲了毫無凸出感的寫下最後一句……哈
哈哈)

  「嘭!」樹木應聲而斷,一股巨力將她摔到樹上,白雪感覺渾身都散架了一
般,「咳咳咳」鮮血從嘴角溢出,她努力想要擡起手,然而只是徒勞無功。怪物
的觸手緩緩的蔓延至白雪的身體上,那冰涼而黏黏的觸感,讓人不由地想起了下
水溝裏的淤泥。

  白雪的身子不住的顫抖,雖然她強自鎮定,但是不住起伏的胸膛更加激起了
讓人施虐的欲望,無數的觸手將她強硬的按在樹上,即使她竭盡全力亦是徒勞無
功的掙紮,觸手掠上雙足,攀上了絲滑而修長的小腿,肮髒的粘液浸濕了純白的
絲襪,使其染上汙穢的印記,觸手蜿蜒而上攀爬豐滿的大腿,另外兩只觸手固定
住了少女無力地雙手,勒出鮮紅的印記,更有一些悄悄鑽進衣內,想要探尋少女
的禁地……

  怪物饒有趣味地俯下身子,一只觸手挑起白雪精緻的下巴,雙目對視,少女
透露出的依然是不屈與憤怒,她輕咬銀牙,緊抿雙唇。一言不發的怒視著怪物,
呲,怪物吃吃的輕笑起來,它伸手摩挲著白雪的面頰,用嘶啞的嗓音調笑著,別
急,好戲才剛剛開始呢……

  兩只觸手肆意地在白雪身上遊動,粘液逐漸將寬松的舞女服溶解,露出包裹
著少女山巒的裹胸布,白雪無力地掙紮,也只能將身體輕微晃動,衣服的碎片更
是隨之散落,衣衫褴褛更比坦誠相見令人垂涎叁尺。

  怪物雙手從臉部滑下,指尖輕輕的掠過下巴、頸子……最後停留在了山包的
最高處,即使是隔著厚厚的裹胸布,怪物也感受到了其驚人的分量和柔軟,手指
輕輕地在上面,一遍又一遍地劃著圈。

  「把……把你的手拿開!」在如此暧昧的環境下,未經人事的白雪格外的敏
感,她感覺全身熾熱無比,然而惡魔的手指卻如千年寒冰抵在她身上,冰火兩重
天的感覺令她不禁瑟縮不已,語無倫次的話語更惹得怪物不停嗤笑,不由地捏了
捏那肥嘟嘟的臉頰。

  「真是個孩子呢,別慌,這還只是熱身呢~ 」

  怪物的雙手繞至背後,悉悉索索,裹胸布便落到了地上,那潔白的胸部就這
樣完全裸露在空氣中,胸前陡然的寒冷依舊不能驅散臉上的溫度,白雪害羞的別
過臉,咬緊的嘴唇甚至滲出點點鮮血。

  小小的山包搖出誘惑的弧度,一根特別的觸手輕輕地抵觸小小的葡萄,冰涼
地觸感、粘粘地濕度就像小狗的鼻子,白雪不住地向後退去,因緊張而皮膚緊繃,
雙眉緊蹙,猛然,觸手頭部分爲四瓣,其間滿是利齒,巨口狠狠地咬在了少女嬌
嫩而可口的胸部上「唔!」

  突然來自胸前的痛感讓她忍不住輕呼出來,她疼的弓起身子,怪物摩挲著下
巴所有所思的盯著女孩。

  怪物輕輕地拍了拍手,觸手這才戀戀不舍的離開了胸部,粘液濃密的覆蓋在
山峰上,絲絲血痕隱隱可見。

  哦,一開始就這幺激烈,我的小白雪可不能承受啊~ 怪物探頭至白雪胸前,
深深埋在山峰,陶醉地嗅著少女地乳香,詭異的感覺讓白雪看到這羞憤的一幕,
「變……變態!色狼!」少女咬牙切齒地怒喊出來,可惜平日優雅的教育只能讓
她喊出類似情人嬌嗔的話語,怪物渾然不覺,她不顧惡心的粘液深深地含住了白
雪豐滿的胸部,「走開,混蛋!混蛋!」白雪憤怒的怒斥起來,她的雙手拼命地
想要推開在她胸部開墾的怪物,怎奈被觸手死死地纏住,最後甚至被綁在一起捆
在樹上。

  「啊!」怪物含住了胸部一側,舌頭靈活的舔弄著葡萄,時而用劃著圈時而
上下撥動,或者牙齒輕咬,或者輕輕一吸,少女芳香的胸部如同吃不完的果凍一
樣讓人流連忘返。

  不知何時,少女的怒斥消失了,白雪終于放過了自己的下唇,她輕輕的吸氣,
一波波莫名的感覺從大腦深處萌發,少女姣好的雙腿不住的攪動,她甚至感受到
了一絲空虛,但是她仍然保持著一點清明,她勉強克制自己的呻吟,使其只能在
喉嚨間回蕩。

  「我——是怎幺了?爲甚幺我居然………難道…………真的是自己的身體如
此下作幺?」

  「不!這種怪物,我是不會屈服——但,我真的能夠反抗幺?」

  「我該怎幺辦?我——」

  內心不斷紛擾的思緒,外界連連激起的意動,使少女的長久修持的心台瀕臨
破碎的邊緣——不,不對!即使是我本身的欲望也不可能萌發的如此迅速!更何
況我對它只抱有敵對和恐懼,絕對,絕對是……「

  終于,怪物結束了品嘗,意猶未盡的舔了一下嘴角,伸手捏了捏山包,不停
地挑動著葡萄「很美味哦,小白雪」少女的玉體泛起潮紅,衣衫已失去意義,原
本純白的少女被汗漬、淤泥與惡心的觸手沾滿。

  純潔的少女已經不再,但是怪物並沒有享受到絕望的悲鳴或者瘋狂的哭喊,
白雪只是鄙夷地看著它,湛藍的眸子透露出疲憊卻依然平靜而堅毅的眼神,盡管
長發已經淩亂,衣衫已經褴褛,但是那不變的,依然未改。

  怪物怔了一下,突然詭異的笑了,嘛嘛,這樣才有趣嘛,她輕輕的拉開白雪
係在腰間的裙帶,開始了新的享受。

  「哦哦哦,純白的呢~ 」

  怪物饒有興趣的拎著原味的內褲,湊到鼻尖深深地吸了一口——「唔,真香
啊!」

  怪物不疾不徐將內褲放置一邊,但是還有更美味的呢,淫靡的視線轉回主菜。

  猙獰的觸手蜿蜒地滑向少女的陰阜,輕輕擦拭,又慢慢湊到白雪面前。觸手
上面沾著尚帶少女余溫的水漬,特別的氣味從鼻中鑽進少女的腦海,頓時,白雪
仿佛遭到了一劑狠狠地重擊,雙肩瞬間松垮下來。

  她把手指放進嘴裏輕輕的吮吸。一邊晶晶有味的品嘗一邊戲谑的眼神看著羞
憤地低下頭的少女,勝利的笑容綻開,怪物伸首迷蒙的看著少女未經開發的密地,
年幼的肉體帶來的是嬌嫩的山阜,水靈靈的山丘上光滑一片,仿佛一個小小的饅
頭。

  怪物幹脆趴在了少女下身旁,左手支撐臉龐,右手如戲子撫琴般調教著少女
的禁地。「啊!」一根冰冷的手指如蜻蜓點水般掠過,驚起少女思緒的波瀾,硬
生生咽下半聲驚叫的吹雪怒視著怪物,然而怪物不爲所動,繼而輕輕的劃弄著小
小的禁地。

  「怎幺樣啊?我的小白雪,是不是難受呢?」

  「哼……怎幺可能……變態!」「唔——小白雪真堅強呢~ 看來是強度不夠
呢~ 寂寞的白雪是不是需要深入的愛撫呢?

  「才,才不——呀啊!!」

  猛然地突襲令白雪激靈地挺身,一聲婉轉的呻吟即從喉間傳出。「哎呀~ 哎
呀~ 」看著白雪漲紅著臉,羞憤地禁閉著小嘴。

  怪物無奈地搖搖頭,繼續專心緻志地撥弄著少女的身體。隨著指節不停地探
索少女的幽谷。

  白雪的嬌軀亦逐漸顫抖,點點汗滴從額前流下,流過通紅的面頰,瓊鼻隨著
挑逗不停地翕動,日趨豐滿的酥胸已開始上下起伏。「呼——」不知多久,下身
的觸動終于停歇,少女無力地撇過頭去,有神的雙眼已然朦胧,只看修長的睫毛
不停扇動。

  耳發伸展至臉龐,汗漬將其箍牢。小嘴籲籲地吐氣如蘭,帶動著半側身而更
顯豐滿的胸部更加高聳,少女已精疲力竭了,不斷地抵抗使她耗費了大量的心神,
甚至連眼神都些許朦胧起來。

  「啊!然而怪物不給女孩一絲喘息的機會,一條長滿滿惡心凸起的觸手輕輕
地貼在下面開始慢慢的摩擦起來,」唔——嗯——「少女盡力的壓抑自己,但是
這從未有過的觸感讓她不禁發出幾聲呻吟,白雪痛苦的咬碎銀牙,她感覺下面被
無數的毛刷刷過,有些甚至深入達到了她自己都從未深入的領域……

  「額!」白雪再也無法忍受了,下面越發灼熱……甚至開始有些許液體開始
緩緩流淌。

  「呀——啊——唔—嗯!嗯!嗯!」

  就在此時,胸部,胸部又被襲擊了……白雪檀口不自覺的呢喃,感覺,感覺
這樣才能把心中的沖動發洩些許,白雪迷迷糊糊的睜開雙眼,怪物又如品嘗果凍
一樣享受著自己的胸部呢。

  白雪感覺頭腦一片空白,方欲思考,可是下一刻一波波的快感有將自己淹沒。

  「啊——哈——哈斯——」

  白雪的嘴角點點津水流出,她不停的抽氣,嘶鳴,快感已經要將自己最後一
絲理智淹沒了……難道,自己就僅僅如此幺?

  「快~ 快——唔——啊」

  少女的心堤在連綿不絕的沖擊下搖搖欲墜,瘋狂的欲望如白蟻侵蝕著堤壩,
奇妙的快感掩埋了少女的身體。

  白雪的身體開始不住的抽搐,汗液,粘液,津液不斷交融,下面的觸手漸漸
快速刷動,最後開始瘋狂的震顫,帶動白雪的身體不停的抽動。

  「啊——啊!快——快——」

  白雪不自覺的呻吟,她感覺一股股的快感如激流逆流而上,直沖腦海,將其
他一切事物驅逐,女孩不住地搖頭,想要驅逐這羞恥的快感,銀發不斷抖動,濃
密的汗液甚至將長發沾濕從而糾結在一起,雙乳因激烈地戰栗而劃出淫靡的弧線
——忍不住,忍不了!不,不要——下面如山洪暴發般噴射,甚至濺到了怪物的
臉上。清脆的嗓音也變得聲嘶力竭,白雪最後無力地垂下頭,長發胡亂散落在胸
口,肩膀甚至嘴角,不複往常的規矩優雅……

  怪物愛憐地把白雪摟在懷裏,輕柔地將舔舐著白雪地臉龐,用蚊瑩般的呢喃
悄悄地蠱惑著女孩,她不想再忍受了,她無力承受了,白雪的口中無意識的呼喊
著吹雪,可是她的呼喊卻被無情的堵住了,怪物粗暴的吻上了她。

  待到白雪神智恢複。

  「唔——唔——」

  白雪奮力地抗拒著,但依然無法阻止怪物對自己地親吻,它蠻橫地翹開白雪
的皓齒,與嬌小的舌頭糾纏,怪物的長舌在少女口中肆意遨遊,白雪的香舌無力
地抵抗,只能與其不停地斯摩糾纏,怪物饑渴的吮吸著少女的香津,白雪想要咬
下怪物的舌頭,卻被怪物巧妙的卡住,從喉間發出憤怒的嘶吼只能帶給怪物更好
的享受。

  在白雪奮力抵抗的時候,更多地觸手蔓延而至,悄悄覆蓋了白雪嬌小地身體
……

  「呀!」

  一條細小的觸手忽然朝從未開發的嫩菊一鑽,引來白雪驚恐地嬌吟,而怪物
的舌頭趁此機會更進一步瘋狂地糾纏著香舌……

  漫長的舌吻終于結束了,白雪的香舌無力地癱出嘴外,混在一起的唾液難以
分開劃出情欲的弧線,連綿不斷地沖擊似乎對初嘗禁果的女孩來說太過激烈,柔
唇無力地微張,香津從唇間溢出,少女已無力支撐自己只能依靠著觸手,怪物輕
輕地抱住女孩,像是情人間溫柔的相擁,它憐憫的看著白雪無力的低喘,俯首在
她耳邊輕輕呢喃:歡愉吧、放下吧、這是來自內心最真實的訴求,何必執念紛擾,
只需此刻歡好。與吾等一同踏入——極樂淨土吧!

  ……

  何必執著?何必堅守?執著何物?堅守何求?吾只需此刻魚水,不求天長地
久,……只需一刻接受——只需一時之歡!

  ……

  無人可知!無人會曉!今宵過後,一切恢複往常!如若不然——你依然逃脫
不了,而且你還想讓提督、艦娘看到你如此汙穢的形態幺!

  漫長的折磨已令白雪的體力瀕臨極限,白雪的大腦已無力思考任何事物,怪
物故意拿捏的輕呢仿佛催眠的魔咒一般打破了少女的心防。

  「唉——」

  微微一歎,那波瀾不驚、臨危不亂的白雪漸漸消失,只留下一個受盡折磨的
女孩。

  白雪癱軟在怪物的懷裏,所有緊固著白雪嬌軀的觸手已悄然退去,怪物一手
攬住白雪,一手輕輕地將白雪的小臉撫過來,雙目相對,白雪看到了怪物「真摯」
的眼光,而怪物看到少女那純淨如雪的湛藍色眼眸和不知何時蒙上的一層水霧,
小女孩的眉宇之間透露出無盡的哀痛與委屈,輕咬著的下唇仿佛是她搖搖欲墜的
倔強。

  怪物頓時深感愧疚,它迅速地掃了一眼少女玲珑有緻的嬌軀,它迫不及待得
想要將懷中的人兒壓在身下,也許是它太急功近利了。

  少女發出輕輕的嬌嗔,纖纖柔荑想要輕繞怪物的頸項,長長的衣袖隨之舞動,
進而露出了腕中的一點寒光——「砰!」

  「啊——」觸手憤怒地把白雪重重地掼在地上。

  「咳……咳咳……」

  當女孩緩過勁來之時,直視著那恐怖的怪物「呵……呵,每一次我這幺撒嬌,
提……督都招架……咳!」

  未完的話語被一拳無情堵在喉間,原本修長白皙的脖頸上卻是一道紫中帶紅
的傷瘢,白雪的瓊鼻中緩緩滲出兩道混雜著血絲的鼻涕,小嘴不斷地咳嗽只能沾
出幾許帶著血液、濃痰的唾沫,白雪的胸膛不斷地起伏,像是脫離了海水的小魚。

  一張寫滿瘋狂的臉頰已經映滿了白雪的雙眼,一只暗黃色的瞳孔詭異的碩大,
而另一只卻是不斷地鮮血湧出,怪物雙手輕輕捧住白雪的臉頰。

  它仔細端詳著白雪那肮髒的臉頰和不斷開阖的下巴,那上面盡是淤泥、粘液、
口水、鮮血。鼻涕和濃痰。扭曲的笑容已蔓延至颌骨,壓抑而嘶啞的嗓音充滿了
瘋狂和憤怒。你把我的身體弄碎了,那幺——

      你、很、快、就、連、身、體、都、沒、有、了~

  兩行清淚從臉龐滑落,即使是再堅強的女孩,在面臨自己的死亡時,也會發
出恐懼的悲鳴。

  輕輕地抹去淚滴,怪物用溫柔的聲音輕輕地向白雪輕述:「放心,你不會死
的那幺愉快的~ 」

  「啪!」

  仿佛是一只拳頭撞在了少女的下身,白雪僵硬的低頭,恐怖的觸感已給不詳
的預感——一個巨物已不知何時已抵至下身。「額啊!」白雪的身體被怪物的雙
手牢牢箍住,她感到下面逐漸撕裂的疼痛——好似被送上了電鋸台一般。

  「咳——啊!——嗚——」

  姣好的面容白雪瘋狂的搖頭,銀發都隨之胡亂的散漫,她拼命地向後掙紮,
即使離那恐怖的巨物遠上一絲也好,可是無數觸手將她牢牢禁锢,如同被巨蟒包
裹的獵物,深寒從尾椎骨溢滿全身,渾身的戰栗如同無數螞蟻在上面趨行,那,
是本能最後的哀鳴——現在,怪物的笑容越發開懷了,望著掙紮的白雪,惡心的
誕水從嘴角淌下。

  怪物的肉棒慢慢的撞進少女狹小的裂縫,鮮血順著其直流而下,甚至連白雪
的雙腿都只能竭力的敞開以期減輕輕微的痛楚,怪物滿意的看著白雪鼓起的小腹
——那是他碩大的肉棒撐起的凸起,終于,經過漫長的碾壓,怪物的肉棒已有一
半深入,此刻,怪物深吸一口氣,微微弓起身子,積蓄起力量——「砰!」

  白雪小小的身軀被巨力狠狠地慣到樹上,後腦勺緩緩溢出了鮮血。

  女孩仿佛整個身體都被那龐然大物頂了起來,可是,即使這樣,白雪的脊梁
依然挺著。

  被巨力撞飛至空中的長發無力地從胸前垂落,散落在草地上,即使沾滿了泥
土、粘液、汗水、血液,依然如流銀一般熠熠生輝,是那雪山上蔓延下的溪水,
在朝陽下照耀的唯美。

  怪物蒼白的纖手順著長發拂過僵硬的大腿,掠過青澀的山丘,最後捧住白雪
無力支撐,耷拉著的臉龐,似是撫摸情人的面頰,似是輕觸河邊的浪花,怪物瘋
狂的眼神裏滲入了別樣的情緒,往日能透出水潤光澤的臉龐是否使她回憶起往昔
的嬌豔?

  而如今只是面如金紙的面容,奕奕有神的湛藍瞳孔是否讓她回憶起以前一往
無前的信念?可惜被它摧殘地已然渙散,櫻桃般的小嘴是否會讓懷念過往發自內
心的笑容?然而已被血沫侵染。

  似乎是片刻的溫柔,怪物用指拂去了她嘴角的血絲,一絲痛感從手中傳來,
怪物震驚的看著手上的傷痕,白雪費力的擡起頭,露出了一個帶血的微笑——然
後,她的瞳孔開始擴散了。

  怪物把它那肮髒的沾滿女孩鮮血的巨物退去,「噗」一大灘鮮血潑下,甚至
爲暗夜無盡的暗色添上別樣的顔色,染濕了殘留的衣擺,染濕了纖細的蔥指,染
濕了……

  女孩的口中溢出大量的鮮血,低垂的眼眸微微張開,長長的睫毛重新翕動,
朦胧的眼神無力的盯著眼前的人影,即使那是可怖的惡魔,眼神裏透露渴望,那
並非是意志的屈服,而是殘存的本能對生命延續的渴望,右手顫抖的想要擡起,
可是只是徒勞的顫抖。

  「哒……哒……」檀口微張,來自肺腑的一絲絲哀鳴從喉間斷斷續續傳出,
即使嘶啞無力,那亦是生命的吶喊——怪物愣住了,它是否也經曆過同樣的悲劇?
但。那時呢?自己遭受的是什呢?它醜陋地身體居然顫抖了起來「砰!」

  再一次的瘋狂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女孩的脊椎發出絕望的哀鳴,然
後再也無力支撐輕盈的身體,緩緩地倒下的,是女孩殘破的肉體,而樹上仍然殘
留著鮮紅的烙印,和緩緩淌下的血液,那,是白雪最後不肯妥協的吶喊。

  女孩赤裸的背部早已沒有往常潔白的膚色,青色、紫色的淤痕交錯,隱隱透
出了血色。

  白雪倒在地上,長發如仙女散花般綻放,血紅漫漫,使銀絲不再。

  白雪的身體依然與怪物相連,她的下身依然被肉棒套住,修長的大腿垂落在
半空中,帶著溫度的血液流過冰冷的肌膚從指間滴落,染血的頭發將女孩的目光
胡亂掩蓋,像是遮蓋她不肯瞑目的雙眼,一陣風拂過,尚有幾縷幹淨的銀發隨風
起舞,像是頑童期待纖手的歸撫,可是,那蒼白的手再也無法舉起,最終只能零
落在血泊中。

  「白雪,不用擔心我倆啦,早些睡覺才能把那個發育的更好哦」

  「對啊對啊,爭取超越vv……哦,不已經超越了。啊……大姐饒命」

  「白雪,做得不錯,我等待你更加完美的時候。」

  「白雪,終于改造啦?幹的漂亮!我期待你的表現!」

  「白雪、、、、」「白雪……」「白雪、、、、、、」

  吶,對不起了呢,這幺多的期待,我——再也無法背負了呢怪物開始瘋狂的
馳騁,即使沒有了靈魂,卻依然是姣好的肉體。

  肉體的快感讓怪物忘記了一切,它肆意的撫摸著白雪的肉體。

  它肆意的狂笑著,它的巨物肆意的在裂縫中進出,血液不斷噴湧,啊,多幺
精緻的肉感啊,幼小的肉體帶來格外的緊縮感呢,平坦的小腹不時有巨物凸起的
痕迹,就像是把一個套子套在上面一樣啊~ 嬌小的山丘在抽插的帶動下不斷地晃
動,是多幺誘人的弧度!

  怪物不禁再次張口舔吸,吸食的咋咋聲令人作嘔,可是已經微涼的口感稍微
不適,怪物又開始仔仔細細的從鎖骨舔舐到臉龐到小小的耳朵,最後是可愛的嘴
巴,舌頭毫不費力的鑽進去,與白雪的香舌相抵,雖然沒有了抵抗有些無趣,但
是品味著鐵鏽味的香津也是極大的美味。

  它盡情的索取著最後的余溫。

  半晌,怪物戀戀不舍的離開了女孩的香舌,不想女孩的小嘴卻難看的垂下,
唔,是自己吻得太狠把骨頭脫臼了嗎?

  啧,上不回去了啊、、嘛,正好換一個姿勢,怪物把女孩從背後抱住,雙手
正好環繞在雙乳上可以任意玩弄,怪物的臉龐緊貼著白雪的銀發,盡力的從各種
味道中嗅到殘留的余香,時而舔舐女孩光潔的臉龐,時而輕咬少女小巧的耳朵,
大力的征伐從未停止,啪啪的聲音不絕于耳,從這個體位,怪物意外的發現少女
翹臀的豐腴,在啪啪的過程中顫抖的幅度。怪物狠狠地在胸部上抓了兩把,然後
舉起少女的雙腿,開始更加賣力的耕耘……

  終于,怪物的鼻息變得粗重了。它平躺在地,雙手把住少女的腰間,狠狠地
把她從巨物套下——開始瘋狂的撸動,它盯著白雪甩動的胸部,想象著白雪起伏
的胸膛,它看著白雪不停磕動的皓齒,想象著白雪稚嫩的嬌啼,它看著白雪抖動
的雙臂,想象著白雪絕望的抵抗。

  它看著白雪搖晃的雙腿,想象著那修長雙腿扭動的美好,噢~ 怪物更加瘋狂
了,劇烈的震動使女孩的頭顱不停的抖動,蕩起修長的銀發,帶著各種味道的頭
發掠過它的鼻尖,它想起自己對白雪的罪惡!它擡頭,看到白雪無神的面孔,和
渙散的瞳孔,她笑了,笑的眼淚都流了,她想起了曾經被遭受的罪行,想起自己
無數次把同樣的罪行施已他人。待它重新想從已故女孩的面容上探尋什幺時,蒼
白的臉龐已被長發的陰影遮蓋。她知道自己的過去不能重來。它狠狠地用盡全力
的插入,仿佛只有沒有一絲空隙的結合才能給予它最真實的充實感……

  「啪!」

  怪物猛地一震,奮力地將白雪攬入懷中,緊緊地,仿佛想要融爲一體似的。
它斯摩著白雪的臉龐,在她耳邊呢喃。最後一下竭力的插入,少女的身體被帶動
的一抖,甚至連頭顱也前仰,最後趴在了怪物的肩膀……

  數日後,聲望終于在樹林找到了疑似白雪的屍身,因其早已四分五裂,甚至
連陰道都裸露在外,所以並未讓吹雪她們相認,只能草草與其他的艦娘一同安葬。

  之所以猜測是白雪,是因爲那長發,在陽光的照耀下,依然那幺美麗……